【冲田组】冲田君的言灵

终于熬到下班,去超市等等总算是可以全身心投入的看文了QAQ!

首先感谢小鹿……真的没想到能再次收到这么棒的文……(哽咽着就地躺平)早晨坐在班车上看的时候,越看到后面越觉得眼睛酸得厉害。

这个标题我真的……直接被戳……这个词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个动画作品里见到过,记得那里是一种招数,可是这个标题我却并不觉得有什么沉重的感觉,反而觉得有些暖。好像这个让人联想到束缚的词,蕴含着的却是鼓励和祝福。

其实作为一个怂蛋,非常害怕小鹿这种讲故事时的叙事文风。两句话就把要讲的画展开了。画面上的场景慢慢变成彩色,人物也动了起来。可终究是故事里的故事,画面上带着一层温暖和煦的滤镜,显得更好看了,却让人惘然……

在刀剑的设定中,个人更偏爱付丧神在初现时现世是无法看到他们的设定。他们会因为主人高兴而高兴,会在被放置时给自己找乐子,还会跟其他付丧神插科打诨。看过的武侠或是剑戟片里,有时能看到类似这样的描述,刀剑仿佛在悲鸣。这是个很浪漫的表达方式,剑灵或者付丧神让这种浪漫有了一种同样浪漫的解释。他们的世界与现世交叠,虽只能对现世有很有限的影响,但这种影响如果能反馈给主人,那一定也是一种慰藉。人们喜欢寓情于景,寄情于物。假若万物有灵,也许他们真的能被人类的感情所感染并做出反馈吧。

脑补了冲田君满脸笑容,带着一些天真却认真的语气描述着他自己的两把刀付丧神的样子,也看到了冲田组两个还是更小形态样子的期待紧张的神情。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小鹿笔下冲田组相处的模式,充满少年之间的不服输的感觉,但两人都懂得保留分寸并珍视对方。这个文中,他们都还是更小的孩子的样子,也充满了更孩子气的争执,软软的,特别萌QvQ。小小的安定想要成为自己所爱人的样子,他觉得法术开始生效了。

回忆杀进展到了池田屋……新选组的其他刀刀都特别好……他们相互关照,是一直战斗的战友。可很多时候,即使有着可以依靠的人,许多事情和感情终究还是得自己消化。你可以依靠,他们可以理解,却无法代替。安定学会了很多,可也失去了很多。这一次,安定借着冲田君的“言灵”的力量,把悲伤承接,压缩在心里。

再来进展到了无法躲避的一环。我先就地打滚一圈……因为自己画工渣渣到了一个程度,其实画的时候根本就是油漆桶duangduang的倒,光影什么的不存在的啊!但自己内心还是有想法的,没错啊!!!就是冬天啊!!!就是那种完全不激烈甚至很珍贵的阳光啊!!有温度可依旧冷啊!!我画不出来的都被写出来了然后脑补就够了啊啊啊啊!!!!安定叫冲田君的名字时,可能是他在清光离去,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,又接受了很多事情之后,第一次失控。他现形于世这么久,他当然知道冲田君不会回应他。冲田君对他的“回应”,只能表达在对他本体的保养中。当时自己画这个的时候,也脑补了一些小场景。大家都还好好的时候,新选组的各位意气风发,乱世中看起来充满希望。清光跟安定也可能会这样,一个趴着主人一边的手,一个从后面搂着他的脖子,认认真真的看着主人给本体保养。后来的这一天,安定慢慢走过去,也那样认真的看着。就像小鹿文里写的那样,他想到了一些可能,同时否定着这些可能。支撑着他咬牙不说出的话、否定脑内所想的美好结局的原因,是他固执地认为无法破解的法术。最后一句话真的……会心一击……当积压的情绪需要释放时,任何人都会希望有最亲近的人在一旁陪伴吧。但远离其他可以依靠的战友,此时仅有冲田君、身为付丧神的他,此时没有别的选择。仅有让他坚强的“法术”,“灵言”在此时也许真的生效了。

下一段的第一段我……小鹿描写冲田君离开那一瞬我……轻盈与沉重的强烈对比,让我也仿佛有了释然的感觉。轻盈是个美丽的词,在描写辞世时,甚至显得不那么强烈和难过。在读到那句话时,我不知为什么联想到了蝴蝶。也许一些作品里,蝴蝶是灵魂的象征。这回这只蝴蝶从水上轻轻地飞了过去,飞到彼岸的花田里。

冲田君与命运的战斗结束了,一切归于平静。人们常常希望,这一段结束对逝者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。对于此时的安定来说,这也是一个新的开始。我喜欢文里安定讲故事时用的描述,他在这种失去的痛苦中再一次认知了爱,认识到了真正有法术的是爱。失去里痛苦的起点,也正是自欺欺人的终点,这样很好。

在很多冲田组的故事里会描述失去和别离,这是他们无法躲避的悲伤。刀刀中,很多前主人是他们奠基石,对于幕末这几振更是如此。过去发生的事是他们之所以是他们的原因。但故事仍在继续,徘徊沉湎终究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。背负着过去的事情继续往前,对于经历很多的人并不容易,但我想这也是他们极化修行的意义所在。

最后,感谢小鹿为文中的安定安排出这样最初充满童真,最后寄予愿望的理由,更感谢小鹿送给我这样的文字。虽然中间3米大刀横飞,但最后依旧可以从平静中窥探到希望。小鹿的文语言简洁利落,很擅长感情描写和氛围的营造,同时能看到好多好多对角色的思考。我萌个角色能遇到这么和路子的文已经觉得100%满足了,结果我根本就没做啥还受到小鹿这么多这么多优待,我真的…………(呜哇.jpg)

多余的话不多说了,2018年儿童节的礼物,我红着眼圈、充满感激的收下了!!!!!


尤筱鹿_子博鹿谷出⑨:

#冲田组无差,刀和原主之间的爱不是爱情的爱请务必不要误解。

#大量发刀,结尾有糖

#儿童节快乐!听极安定讲那过去的故事【唱

#送给噔噔 @噔噔噔走着 噔噔是天使,我太感谢噔噔了,怎么会有这么浑身散发好意的人啦【尖叫表白

#文中试图描写了噔噔这张图的场景,体力有限写得很简陋……希望噔噔还能满意!


—冲田君的言灵—


—0—

 

主人,夜很深了,您还醒着呀?

 

很快就睡?不如您把手机放下再说?

 

……想听故事?啊,因为现世的节日吗?主人幼稚的这一点,我并不讨厌啊。

 

我想想,既然是孩子的节日,就容我献丑,讲一个有法术和爱的小故事吧。

 

 

—1—

 

一开始的时候,有两个傻乎乎的付丧神,还有一名温柔的武士。

 

和后世认知的武士很不相同,新选组的武士们虽然有的时候确实严肃而死板,他们却有更多的谈笑的时光。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都显现不久,对人事朦朦胧胧,每日就是互相打闹和出任务战斗,生活过得简单又无知。

 

那是一个很舒适的下午,武士们在谈论一个蠢到家的话题:如果刀剑有了付丧神,他们应该是什么样子。清光和安定竖着耳朵扒在矮桌边听,总司笑着说,清光的话,一定是个可爱且负责的孩子吧,安定拍桌狂笑——昨天清光才弄丢一只足袋,他?负责?

 

清光白他一眼,学了一句不知从哪听来的大人话:“成大事者不拘小节!”

 

“……?”安定目瞪口呆,“清光的脑子居然好使了?”

 

“……左手还是右手,你选一只,我一定温柔地把它切掉。”

 

“我选你的右手。”安定尖牙利齿道,“你先闭嘴我过会儿跟你吵,总司要说我了!”

 

红眼睛的付丧神于是不甘不愿地忍住回敬的话语,他听到武士说:“安定如果有形体的话,一定是个稳重的好孩子吧!”

 

“听到了吗!”轮到清光拍桌狂笑了,“总司说你稳重哦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!!”

 

“……”这有什么,小付丧神鼓起脸瞪着清光,虽然他也不知道稳重具体是什么意思,不过既然是总司的希望——“别小看我了!我这就稳重给你看!”

 

这就是付丧神中了武士言灵的瞬间了。

 

 

—2—

 

一个夏虫鸣叫的夜晚。

 

每天晚上两个人都要打的架没有到来,安定摆好姿势准备迎接清光的拳头,红眼睛的付丧神却用鼻孔看着他。

 

“今天就你去睡总司怀里吧,”他努力摆出一副大人的神气样子,“国广刚才跟兼定说,强力的付丧神都是一个人睡哦!”

 

安定挑着眉毛看他,清光哼了一声,一下子让安定脑子热起来了。他于是也咬着牙说:“那我也不跟冲田君睡了!”

 

清光眼里闪过狡黠的光:“欸?明明以前输给我然后自己睡还会哭鼻子?”

 

“谁哭鼻子!你哭鼻子吧!”安定气鼓鼓,“自己睡就自己睡!我才是最强力的付丧神!”

 

清光突然憋不住地大笑起来,他洋洋得意地一溜烟冲进总司房间,泥鳅一样钻进总司怀里,安定呆呆看着他。

 

青年已经睡了,明知道他听不见付丧神的声音,安定还是压低了嗓音:“清光你算计我!!”

 

“为了和总司睡在一起算计你多少次我都愿意!”清光对他吐着舌头,“笨蛋安定,笨蛋笨蛋!”

 

于是那天晚上,蓝眼睛的付丧神鼻头红红地蹲在刀架边,心里默念着“我是个稳重的好孩子,稳重的好孩子要遵守诺言“,边焦急地期待日出。

 

武士的言灵果真起效了。安定不知什么时候,竟在刀架边睡着了。

 

 

—3—

 

一个闷热的夜晚。一振断掉的刀。一位倒下的武士。

 

一具只有他们付丧神才能看得见的灵骸。

 

他们全都坐在他的身边,红眼睛的付丧神躺着,是谁合上了他那双暗淡的红眼睛呢?是谁在长长地叹息?

 

大和守安定抓住胸口,堀川国广跪在他面前,抱住他的头,摸着他蓬松的马尾。安定莫名其妙地想要大叫,但是他没有。他就只是抓住胸口,被堀川安抚着。过了不知多久,那股想要大叫的欲望像是潮水般褪去了。还有很多东西也跟着一起干涸了。

 

原来那是爱啊。他事不关己地想着,有种超然的欣慰,原来他是爱着加州清光的。加州清光是个藏不住情绪的率直孩子。那些安定故意跳下的陷阱,故意中的挑衅,原来不是因为他们单纯地赌气,而是因为他爱着清光所以给予他的纵容。

 

原来这就是武士们提及便会面红耳赤的爱,它真是一件好东西。大和守安定竟也拥有这种好东西,实在令他无比惊喜。

 

安定拍拍堀川的背,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了,堀川狐疑地放开他。

 

少年的脸上没有泪水,他很平静,甚至很温和地看着堀川。

 

“我没事了,国广,“他说,”我回冲田君那里了,他还没有醒。我得去照顾他。“

 

说罢他站起来往外走,和泉守兼定在他身后一下子跟着起来了,他叫了一声“安定“。换来少年驻足。和泉守实在是遵从直觉的刀,他挠了挠头不知道说什么,长曾祢虎彻坐在房间另一头,抱着手臂开口了。

 

“安定,“他说,”不要勉强。“

 

安定的背影一震,他回过头来,露出一副“您在说什么啊“的表情。

 

“我不会的,“他答,”真的不行的时候我还是会来依靠你们的。所谓稳重,也就是自知的意思吧?“

 

长曾祢一时语塞,少年已经回过头,脚步轻盈地离开了。

 

 

—4—

 

实际上付丧神自己明白过来了。既然他能理解他和红鞘打刀的赌气实际上来源于纵容和爱,那么自己想要成为“稳重的好孩子“的愿望,也并非都来源于和清光的赌气。

 

只是他固执且莫名其妙地相信冲田总司拥有灵力,也许他的灵力还能看见付丧神们。

 

不然为什么冲田总司对他施下的这个“稳重的好孩子“的言灵如此强大,如此有力地约束着付丧神自己呢?

 

 

—5—

 

有的时候他真的很讨厌冲田君。

 

在暖暖的冬阳之中给爱刀手入的武士面色沉静,阳光柔和了他瘦削的脸颊。他还在定期给刀上油,仿佛总有一天大和守安定能再度出鞘,利落地斩落敌人的首级。

 

他的动作那么轻柔,大和守在颤抖,这个冬天实在太冷了。他跪坐在武士背后的刀架边。他试探着说:“冲田君?“

 

武士没有回答,他轻柔地扑着刀身,大和守向他走过去,他的声音大了一些,所以颤抖也听起来更明显了:“——冲田君?“

 

“冲田君……“

 

他双膝落地,很卑微地垂着头,心里知道这样的冲动是错误的。安定哽咽着,最后再试了一次:“冲田君。“

 

寂静里有冬鸦在嘶哑地叫,一捧雪压断树枝坠落在地上。

 

安定终于崩塌了,他的自知告诉他你到极限了,你需要去依靠别人了,在这种时刻去依靠别人才是一个稳重的好孩子应该做的决定。他伸出手从背后环住冲田总司,这个动作他太熟悉了,他曾经无数次钻进冲田君的被窝,也曾经在冲田君坐在和果子屋前吃仙人团子的时候搂住他。冲田总司瘦了很多,曾经紧实的肌肉无可避免地干瘪下去,但是他的骨架和以前是一样的。哪怕只有他的骨骼使安定熟悉——不,正因为只有骨骼使安定熟悉,安定才用着极大的力气,想要把他单薄的后背印在自己的胸膛上。

 

他边痛不欲生地哽咽着,边分裂一般地想,冲田君的言灵太强大了,让他无法避免地成为了稳重的好孩子,这稳重让他说不出任何不切实际的愿望,让他无法去徒劳地恳求冲田君“不要死“。

 

被纸门过滤过的苍白阳光拥抱着两个孤独的身影。

 

有的时候他真的很讨厌冲田总司。

 

你的言灵明明那么强大,为什么却偏偏看不见你的付丧神呢?

 

 

—6—

 

武士的脸上蒙上了白布。这一次没有人为他阖眼,是他静静地一个人在夜晚闭上了双眼。大和守安定记得他最后的吐息,多么轻盈,像是青烟飘进清晨。和之前那些夜晚里迸裂开的咳嗽声相比,简直轻得无理取闹。

 

死亡总是无理取闹的,他看着冲田光悲戚的面孔,悠悠想着。无理取闹的总是丑陋的,大约遇见冲田总司之前的他也是吧。清光的遗骸是丑陋的,冲田总司的也是。失去了灵魂的躯壳只不过是肉块。但是他们和被自己斩杀的生命不太一样,注视着他们丑陋的姿态给了大和守安定巨大的刺痛。

 

讲故事的大和守安定沉默了很长时间,这是一个给孩子的故事,孩子的语言里面不存在足以形容这刺痛的词语。最终他只能略去不讲,只是说,付丧神在这疼痛里明白了他对武士的爱。

 

 

—7—

 

“……他也明白了武士终究是没有灵力的,“安定轻声说,”他因为爱着武士,所以奉献了自身,去成为武士希望的人——并非因为什么言灵。“

 

主人没有听见,主人早就在故事的开头,他们三个还都存在的时候便安睡过去。主人确实累了,也只是倔强地不肯睡而已。

 

大和守安定站起身,他轻巧地合上拉门。

 

兜兜转转很久,从幕末来到他形体消亡的时代,来到遥远的将来身处在温暖的本丸,从本丸出发回到幕末,再从幕末回到现在的本丸。

 

他花了这么久,终于解开了一个从来不存在的言灵。想想也觉得很是滑稽,于是他在夜色里怅然笑起来,去回到有他所爱之人的居所里去。

 

有的人用悲悯且责备的语气说,人始终是不知感恩的动物,总要到失去才知道珍惜,才知道原来那是爱。

 

安定想起这句话笑意更深,他们一定想不到有他这样的人,只能靠失去来交换对爱的感知。说出这句话的人是有多傲慢啊,把对爱的不珍惜和他对爱致以的最高敬意等同在一句感慨里。

 

正所谓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 

—END—

……这也就是我如何去解释极安定战斗的时候更加凶恶、近侍的时候更加贴心的原因了。因为普安是冲田期望的样子,是小小的安定不自觉地割舍了很多东西又捡起了很多东西,然后努力成为的样子。

安定极化修行的故事 我写完再把链接贴这里吧!

【我真是太喜欢极安定的自我救赎了,连带着刀子也好吃了起来【nitama

 
评论
热度(58)
  1. 噔噔噔走着尤筱鹿_子博鹿谷出⑨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终于熬到下班,去超市等等总算是可以全身心投入的看文了QAQ! 首先感谢小鹿……真的没想到能再次收到这...
© 噔噔噔走着|Powered by LOFTER